说说

由“五五断更节”想到的,创作者永远都是卑微的

由“五五断更节”想到的,创作者永远都是卑微的

五五断更节是由资本的霸王合同引起的,写手被迫无奈,愤而反抗,这是底层向高层的反抗,是劳动者向资本家的反抗,一时间成燎原之势。 为什么一下子能成燎原之势?那是因为底层的写手一直在资本的强权和剥削之中,绝大部分人深受其害,且深有体会,故而在社会上形成了强烈地反响。 由此让我想到了历史中无数次...

0 1663 7

行业寒冬时:珍惜捧卷读书,珍惜纸质图书

行业寒冬时:珍惜捧卷读书,珍惜纸质图书

我不知道取这样一个标题,会不会被人认为太传统,都2020年了,为什么一定要读纸质书呢?即便纸质书消亡了,一样有内容提供者,一样有书可读,为什么一定要读纸质书? 是的,这么去理解没有问题,读电子书也没有问题,一样是吸收内容,不过是方式不同罢了,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,因为电子书的内容本质上与纸质书没有任...

0 2113 14

你来世间一年,我愿你逍遥一生

你来世间一年,我愿你逍遥一生

尹遥,今天是你来到这个世上一年的日子,你满一周岁了。 去年的今日,你呱呱坠地,而今天你已蹒跚学步、呀呀学语了。 好快! 是的,回首过往的时候,会发现时光在飞速地流逝,而在经历的这个过程中,其实又是漫长的,在还没有请保姆的那段日子,每天从他妈妈手里接过这个小家伙的时候,我总会说一句:...

0 2556 19

写作:一场孤独艰苦的旅行

写作:一场孤独艰苦的旅行

每天早上起床,吃完饭后把自己关入狭隘的书房,然后打开电脑,面对着空白的文档,继续把昨天留在脑海里的情节写出来,若无特殊的事情,这是我每天雷打不动的工作。 写一本长篇小说,少则几月,多则几年,很多人都说靠的是毅力和耐力,这种说法没有错,但只是泛泛之谈。其实无论是毅力也好耐力也罢,在漫长的写作过程...

1 1431 39

独立特行的历史反腐小说《天下苍生》

独立特行的历史反腐小说《天下苍生》

综述 对一个作者来说,一生中会写两种书,一种是一般的常规的书,和绝大多数作者一样,当脑子里出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,或是有那么几个镜头晃来晃去时,就会去将它写下来;另外一种是经过生活的沉淀后,不吐不快,这种书不是一时的灵感崩发,而是看到了生活中的许多事,听到了一些新闻等等,想要抒发、倾诉,...

0 2754 34

小说创作虚构与真实的难易问题

小说创作虚构与真实的难易问题

我从事专职小说创作,至今为第六年,在去年的时候我曾说要转变风格,“由实转虚”了。 了解我的人可能清楚,在前五年,我的作品以写实为主,无论是《大秦宣太后:芈氏传奇》还是近年的《大明手术师:袁崇焕》,都是以人物为主,细节再如何变,大方向都是符合历史走向的。即便是像《大清钱王》系列那样百万字的超长篇,...

0 2121 57

丢了根的人

丢了根的人

编故事为业,习惯了去想小说的框架、技巧,琢磨人物的成长和心理,或者是怎样把情节编得好看,许久没写过散文了,事实上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要忽然写这篇文章。 如此并非矫情,许仅仅就是情绪使然而已,因为有时候静下来时,心里会莫名忧伤。 这些日子,湖南张家界的房子正在装修,那天正在跟装修的负...

0 2110 25,148

胡言乱语:写作是上流人士的专属吗?

胡言乱语:写作是上流人士的专属吗?

今天看到一则新闻,标题是“写作是上流阶层才能从事的职业吗”,颇有些感慨。 我觉得的是的。之所以说是,是有前提的——职业。把写作当做一份工作去做,如果没有足够的经济保障,是需要勇气的。 再加一个前提,如果你已成家,且没有足够的经济收入来以撑家庭开支,就去从事了写作,毫无疑问,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...

1 819 185

写作日记(2)

写作日记(2)

自打尹遥出生后,就变得忙碌起来,恨不得一天当两天用,可即便如此,能沉下心来写作的时间依然很少。 有时候还会出现幻听,正在码着字,忽听到有孩子的哭声,就起身跑去看,看到他睡得很香时,这才放心地坐回到电脑前。 好在这段时间有月嫂在照顾,多少给我余了些时间出来,把去年写的《大唐惊闻录2:屠龙计...

0 278 145

写作日记(2019.4.6)

写作日记(2019.4.6)

今天是二宝尹遥出生的第十九天。 说心里话,他的到来,让我有些措手不及,在这之前从没想过我会生二胎,然而发现他时,已有三个月了,已是个成形的小生命了,可以听见心跳,不忍心打掉,这才决定将他生下来。 随着这个小家伙加入我们的家庭,家里忙了,热闹了,压力也大了,有生活上的,也有经济上的。 ...

1 792 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