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作:一场孤独艰苦的旅行

码字工的日常

每天早上起床,吃完饭后把自己关入狭隘的书房,然后打开电脑,面对着空白的文档,继续把昨天留在脑海里的情节写出来,若无特殊的事情,这是我每天雷打不动的工作。

写一本长篇小说,少则几月,多则几年,很多人都说靠的是毅力和耐力,这种说法没有错,但只是泛泛之谈。其实无论是毅力也好耐力也罢,在漫长的写作过程中,最大的敌人是自己。

有人说,改变不了别人,改变不了社会,那就改变自己,事实上对于个人而言,这世上最难克服和改变的就是自己。

我不想说大家都在说的克服懒癌晚期之类的话题,因为我不懒,而且还是挺勤奋的,这么多年来的专职写作,我坚持下来了,那么多本书几百万字是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,怎么能说懒呢?对于我来说,最难克服的是怀疑。

怀疑自己的能力,或者说怀疑自己写得是否够好。

我不知道其他写作者有没有遇到过类似的事情,反正我是经常遇到,一旦开始怀疑,负面的情绪便会接踵而至,这时候即便绞尽脑汁地想好的句子,但无论怎么想,从指尖流露出来词语都是不满意的。然后开始去想前面写的情节,越想越觉得烂,烂到家了。

我还能不能干这一行了?

当这样的想法产生时,说明负面情绪已经达到了高潮,是糟糕的时候。

一个写作者,当关上门,打开自己独处的那个世界时,其实他就是个疯子,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里,有时欢笑、有时兴奋,有时沮丧,有时哭泣,完完全全的精神病一个。

如果在这个过程中顺利的话自不消说,打开房门的时候,精神抖擞,满面红光,活像闭关出来打通了任督二脉般的兴奋,如若不顺利,甚至怀疑自己的能力时,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走不出负面情绪的影响。

那要怎么办呢?有人说等灵感。

至少以我的经验来说,长篇小说其实不是靠灵感的,那么多字的一本书,如果每个细节都要靠灵感去填,那太可怕了,哪来那么多灵感?

对我而言,长篇小说的写作过程就是靠一口气提着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激情,靠激情维持着,等的时间长了,激情退去,只会越来越糟糕,过几天后你甚至很难进入自己当初设定的情境之中。

在写《天下苍生》的时候,因为写了几万字写不下去了,我就没写了,等过了半年想要再去完成它时,怎么也无法进入当初设定的情境,或者说进不了状态。

这时候,其实就得靠毅力与耐力了,看自己能不能鼓起勇气,与自己作斗争,再次关闭房门,打开电脑,硬写。无论怎么难,无论写出来的句子感觉有多艰涩,克服负面情绪硬写。

这是需要勇气的,因为当你在怀疑自己能不能行的情况下,在没有外界的动力注入的情况下,硬激励自己说你是可以的,需在很大的勇气。

写着写着就会慢慢地通顺了,犹如走在迷雾里,找不到方向,但只要你坚信自己一定能走出去,总有拨云见日的时候。

这是我的方法,每次怀疑自己的时候,只能靠硬写才能走得出来。但说实话,这个过程很难,太难了。

每个人都会有沮丧、不自信的时候,正常的人会出去走走,散散心,或是跟朋友聚聚,喝酒、喝茶谈心等等,唯独写作的人不行,你遇到的坎只能自己的去克服,你写不下去了,觉得自己写得太烂时,散心、聊天是不会有结果的, 别人想帮也帮不了你,等灵感更是扯淡。最关键的是,你身边不一定有能够理解你的人,说给谁听去?

唯有说给自己听,自己排解压力,对自己说你一定能挺过去。

说白了,写小说初始的状态是写给自己的,每一本书的第一位读者也是自己,只有过了自己的那道关,自己满意了,才会交出去给第二读者阅读。

写作每一本书都是这样,一场艰苦孤独的旅行,而且无一例外,每一本书都会遇到写作的低谷,遇到同样的问题,唯有打败自己,才能迎来最终的胜利。如此周而复始,痛并快乐着。

共有 1 条评论

  1. 焉然 说:

    文笔不错想法独特,你一定会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