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寒冬时:珍惜捧卷读书,珍惜纸质图书

码字工的日常

我不知道取这样一个标题,会不会被人认为太传统,都2020年了,为什么一定要读纸质书呢?即便纸质书消亡了,一样有内容提供者,一样有书可读,为什么一定要读纸质书?

是的,这么去理解没有问题,读电子书也没有问题,一样是吸收内容,不过是方式不同罢了,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,因为电子书的内容本质上与纸质书没有任何区别。说白了,图书出版不过是一个行业罢了,就像其他传统行业的消亡一样,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,但是文化以及文化的传承,不会受到任何影响。

我能理解读电子书的读者,因为我的书也被制作成电子书为读者阅读,而且我自己也是电子书阅读大军中的一员。但是,我相信有不少人跟我一样,在看完电子书后,被那本书深深地吸引,如果那本书有纸质书的话,还是会去买。

这是一种情怀,一种阅读的习惯,或也有对作者的尊重。或许在不远的将来,纸质书就只能以这样的一种形式存在,其功能由阅读转为收藏。

不过那是将来,至少现在,出版行业还有维持,并且依然为很多读者所接受。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想说,今天的出版业太难了。

我见证过出版业最繁荣的时期,只不过那时候我还不是专职的作者,而是个图书策划编辑,后来从北京回老家,成立了中国写手之家,那个时候的图书编辑四处找优秀的作者和书稿,中国写手之家的图书征稿版块,每天都有出版的征稿信息更新。我甚至还说过这样的话:那时候北京的出版公司比厕所还多。

民营出版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崛起,那是一个出版的黄金时期,也是作者的黄金时期。

直至六年前,我从事专职写作,踏上了出版黄金时期的末班车。

不是我要在这里宣传自己的书,没必要了,因为我早期的两本小说已经断货,暂无新版本出来,我只是想理清这个时间节点而已。2015年我的第一本历史小说《大秦宣太后:芈氏传奇》出版,那时候虽然是出版黄金期的末车班,但好歹这班车还在开啊,所以到2016年我的第二本小说《兰陵王传》也在预料中如期并顺利上市。

直至第三本书《大清钱王》,由于前两本书的铺垫,我的野心有点大了,想要出一套系列书,而且想进入影视。所以《大清钱王》篇幅很长,而且就我自己的写作水平来讲,这套书无论是技巧还是语言,都达到了一个高度,至少我现在还不能超越它。但是我错估了形式。

那时候无论是出版业还是影视业都在往下坡路上快速滑行,随后出版和影视业的寒冬来临,大批的出版和影视公司倒闭。

我以为前几年已经够艰难了,我不止一次说过,就这两年的势头来看,新作者想要靠写小说吃饭,想要冒出头,几乎不大可能,机率跟中彩票没两样。可谁能想到,一场瘟疫,刷新了所有人的认知。

今年,各行各业都遭遇所谓的不可抗力的原因的沉重打击,包括出版业。

首先是书店,书店的关闭意味着图书零售的源头断了,这对出版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。尽管现在陆陆续续有书店重新营业,但这场瘟疫它的连锁反应可能才刚刚开始。在病毒全球化漫延的时候,原先的什么“经济战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外贸订单大量减少,事实上就算没减少,国内的复工情况,也没有那么乐观。

企业无以为继,就意味着有人失业,有人失业就意味着经济来源断了,在吃饭都成问题的时候,读书还是件重要的事吗?

显然在生存面前,读书这件本来就可有可无的事情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
为什么这么说呢?事实求是地说,在此之前,读书其实就是文化娱乐的一种载体而已,在收入稳定,没有负担的时候,买几本自己喜欢的书在家里阅读,那是一种享受。然收入没了或减少,还谈何享受呢?

近期我们看到,大量的出版从业人员,上至总编下至编辑,都在开直播,所谓“云卖书”,把一群文化人或者说识知分子逼成了网络主播。

这是销售源头断了之后的一种应急措施,其收入对整个行业的损失来讲,可以说是杯水车薪。

在此之前,出版企业的回收率本来就不高,一本书发出去后,如果销量不好,每年年底会退货,变成了库存书,退货之后再与销售商结算营利。也就是说,资金回收是有时间链的,一本新书出版后,怎么也得等到一年后,才能看到回收资金,而且有些书还有可能是亏本的。那些亏本的销量不好的书,就再运回至印厂,销毁后成为纸浆,做成白纸。

这是疫情之前的情况,疫情之后,可能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,即便把货发至书店,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购买率有多少?相信大家也看新闻了,很多地方的书店虽已开门营业,但门可罗雀,于是“云卖书”成了当下唯一自救方式,甚至有些书店跟外卖平台合作,谓为“文化外卖”,说得好听,事实上心里有多苦,只有从业者自己知道。

在这样的情况,有多少出版企业能撑得过这次的寒冬?我想,这又是一次大浪淘沙的过程,就像上一波的倒闭潮一样,会有不少企业被大浪吞没。

那么处在下流的作者呢?更难。这个无须我多解释,大家理该心知肚明了。

这就是我取这么个标题的原因,珍惜捧卷读书,珍惜纸质图书,无论它将来会否消亡,那是将来的事,但我们是活在当下的人,是正在被书香熏陶着或是被书香熏大的一群人,在传统的出版业遭遇重击,进入寒冬的时候,如果你还有能力买书,请尽量去买几本纸质书,我想这是对这个行业的尊重,对正在开直播的知识分子的尊重,也是对正在伏岸疾书的作者的尊重。

最后,我想声明的是,我并非是在吆喝你们去买我的书,此文乃是针对整个行业,而非我个人,个人的困难放眼整个行业,微乎其微,不值一提。

共有 0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