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“五五断更节”想到的,创作者永远都是卑微的

码字工的日常

五五断更节是由资本的霸王合同引起的,写手被迫无奈,愤而反抗,这是底层向高层的反抗,是劳动者向资本家的反抗,一时间成燎原之势。

为什么一下子能成燎原之势?那是因为底层的写手一直在资本的强权和剥削之中,绝大部分人深受其害,且深有体会,故而在社会上形成了强烈地反响。

由此让我想到了历史中无数次的农民起义,那是受够了后拼却性命的一种抗争,热血,但惨烈。

很多时候我想不明白,明明是站在行业顶端的创作者,怎么就成了被剥削的底层劳苦大众?本应该受到尊重的知识生产者们,为什么会到反抗的地步?

网站要生存,只能靠内容,内容从何而来?只有作者的创作。

出版社要生存,书店要生存,内容从何而来,只有作者的创作。

在这个领域,很多企业的很多岗位,他们想要维持并生存,唯一的希望和来源,靠的就是作者创作的作品,从这个角度上来看,作者明明是应该被尊重,并得到该有的待遇的,而现实却刚好相反,完全倒过来了,作者想要生存,就只能接受一层一层地剥削,资本捞够了,剩下的给原创作者。

这还不够,捞剩下的钱给了原创作者,还必须得接受种种限制,比如你不能断更,断了就扣钱。说到这儿,脑子里油然出现一个画面:地主指着佃农,你不能休息,休息了就扣工资。你生病了与我无关,你体力不行了也与我无关,遇上任何麻烦都与我无关,唯一有关的就是,必须不停歇的工作。

当下,自由创作者其实是最没有保障的一个群体,没有五险一金,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休息日。病了得完全自费,死了,都没人知道,直至尸体臭了才让邻居发现。

想过没有?他们是一群创作者,不说创作了什么经典作品,提供了什么高素养的文学作品,可他们毕竟为这个社会的文化繁荣,做出了贡献,为老百姓提供了丰富的娱乐文化生活吧?可这个社会给了他们什么,提供给了这群人什么样的保障?

说句不好听的,自由职业者,连买房时贷款的资格都没有,没有单位,没有每月固定的流水,银行不承认。

又比如,在这个行业里的人都知道,合同里随处可见霸王条款,并不接受反驳,霸王条款倒还罢了,毕竟是肉眼一眼就能看得见的,还有许多陷阱,一不小心签了字,辛辛苦苦一两年的心血,有可能就不是你自己的了。

我本人也曾遇上过这么一档子糟心事,前些年受一家影视公司委托创作一本小说,由于是委托创作,跟自己的选题不同,合同里写着的是小说拍摄后付款、出版后付款,当时由于想着那是家大公司(某出版公司下的一家影视子公司),没要定金,直接写了。

好嘛,写完后,子公司归入总公司,项目也黄了,版权我没有,由于未拍摄未出版,钱也一分没拿到,相当于是你写了一本书后,只要这本书没在市面上流通或拍成剧,非但没钱,版权也不是你的。我的精力、时间给黑洞吸走了,由于合同摆着的,还没处说。

另一起事件相信大家也有耳闻,就是《鬼吹灯》的版权,天下霸唱稀哩糊涂地把版权交给了起点,从此后,《鬼吹灯》跟他再也没有一点关系,其延伸作品《牧野诡事》由于用了“鬼吹灯”三个字,还让人家给告了,还得赔钱。

自己写的作品跟自己一点关系没有了不说,用了自己想出来的书名,还得给人家赔钱,怎么也想不通。

但这就是现实的一个情况,也充分说明了另一个情况,权力和法律从来都是向着资本的。而这也是这个社会最可悲、最可怕的地方,一如吸血兽,正在使劲地吸吮着创作者们的血。

无论是文学、艺术创作,还是科学、技术创新,如果创作、创新的成果,都不能受到法津的保护,如果创作者们只能受资本的左右,站在最底层,如果我们各个领域的人才都得不到应有的尊重,那么这个国家的未来在哪里?难道我们还没有受够受人牵制的苦吗?

这些年的贸易战,其实我们已经吃尽了苦,现代科技的核心技术都在人家手里,只要生产,只能由着人家开价或是控制,为什么知识产权以及知识创作者,还是生活在社会的底层,在资本的压榨下卑微地活着?

说到底,五五断更节只是在法律缺失的背景下,所影射出来的冰山一角而已,但是当看到这冰山的一角时,依然让人感到浑身发寒,五五断更节前后,微博的热门话题可以被撤销,有些文章的关键词可以被屏蔽,这仅仅是资本的问题吗?当权力向资本倾斜,对霸王条款熟视无睹,这样的冷漠,冰冷彻骨。

共有 0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