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写作中关于人物和环境的自由的遐想

2021-06-30 15:22:50 说说 75

由于受到传统文化的影响,我们这个国家的人相对来说还是偏向于保守的,这个保守包括思想上的以及行为上的。

你看我们的文艺或文学作品,无论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,等级可谓森严,官是官,民是民,上司是上司,工人是工人,仿佛是一道高墙,从下由上望,让人望而生畏,更不可逾越;从上往下望,一览众山小,更是有一种坐在高处俯瞰芸芸众生之感,虽然说上层也会怜悯下层的人,但绝大多数时候是一种站在高处的带有点高傲的怜悯,并没有真正地站在同一角度和高度的那种理解。

这种上下等级的视角几乎遍布整个社会,折射入文艺或文学作品中之后,当我们以一种看戏、看故事的角度去审视时,就会能够发现,无论人物设定怎么鲜活,始终被固定在了那种等级里面。比如,古代的某个捕快,头脑灵活,思路清晰,屡破奇案,完全足以独挡一面,而且他的性格还有洒脱不羁的一面,但是,无论他能力多强,性格怎么洒脱,只要上面的领导发句话,还是得乖乖听从,顶多是转身后骂两句泄愤的话,来体现出他性格中不羁的一面。

再比如,在某企业上班的白领,他能力突出,性格活泼,喜欢跟人开玩笑,但无论他能力如何突出,性格怎么活泼,一旦在领导面前,他个人的那一面都得收敛起来。这种收敛,或者说是隐忍,不用特别强调,几乎是刻入在了我们的骨头上,血液里,不需要谁提醒,是下意识的。

所以从社会,到文艺、文学作品,即便我们也在强调个性,包括我自己,在写小说里会设定人物的个性,可是即便是预设好了,想要极力地去体现人物的这种个性,可是却无法贯穿,因为你想要成事,做出一番事业来,在许许多多的场合,都必须收敛个性,而且这种个性只能在平级的,即站在同等高度的人之间才能得以施展,或者是从上层往下层施展,绝无可能是从下层往上层施展。

在这样的一种前提下,我们的文艺、文学作品的人物,其实绝大部分没有真正的自由的有个性的人物,同时影响了作品中的整体氛围,没有那种自由洒脱感。

还有一种情况,即在同等高度的人之间,想要完全展体个性也有一定的难度,这同样也是受到传统的儒家思想的影响,因为我们提倡的那种有素质、有修养、高学识的人,通常就是那种安静的、不说粗话,举止文雅的人,脱离了这个范畴,就会被人说是粗人,没文化,大老粗,没素质没修养,而事实上这与个性是背道而驰的。所以无论是在社会上,还是在作品里,你想要展现个性,也很难,除非你洒脱到不怕被人骂。最典型、经典的人物是杨过、令狐冲那样的设定,往往会被指责为离经叛道,没有教养,不光是当事人会被那样骂,如果那种性格的人有父母、长辈,那么他们的父母长辈也是会一起挨骂。

但是,我们想到杨过、令狐冲之辈的所做所为时,为何会感觉到那么爽呢?实事上,我们每个人都向往自由,向往洒脱,向往不顾一切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只是绝大多数人被社会裹胁了,迈不动步,抬不起手,那种事情不过只是想想罢了,或是在文艺、文学作品中去寻求一下满足。

最近看了不少国外的文艺和文学作品,由于是国情的不同,发现他们的束缚没有那么多,无论是人物设定上,或者文字或画面上,都可以表现出来那种洒脱感。同时,我也算是想白了为何在过去的某一段时间,武侠小说会爆火,因为捕快不是万能的,官员不是万能的,朝廷也不可能是万能的,但是,侠客可以是万能的,这得有多爽!

可惜的是,即便是武侠作品,依然被太多的条条框框约束了,比如“侠”,因为武侠必须有侠,侠之大者为国为民,他们心中可以没有朝廷,甚至骂皇帝骂官员,但侠之大者必须为国为民。

当然,为国为民是一种前提,这种前提本身没有错,我们也不能为了塑造个性去捧一个祸国殃民的人,我的意思是,侠客的心还是被这层思想给约束了,行为、语言上始终表现出这层思想,于是乎,再洒脱也看不到真正的自由和洒脱的身影,如令狐冲之辈,最后也只能选择隐居来表现他的个性,原因无他,社会整体环境如此,以他一人之力,无法去改变这个社会,以及这个社会上的人的思想,那么他想要保持独立特行的性格,就只能隐居,与世隔绝了。

我最近在写一本书,叫做《大明水师:风起宁波》主人公的性格设定也是那种叛逆的洒脱的,但最终还是发现,无论他怎么叛逆、洒脱,还是脱离不了上层对他的约束,一旦脱离了这种约束,你可能就没有立锥之地,作者作为人物的上帝,即便拥有上帝之手,还是无能为力。

于是乎,不得不感叹社会环境因素真的太强大了!

前段时间,由于《速度与激情9》的上映,我把《速激》前面1到8部全部翻出来看了一遍,不得不说,这个系列的爽,可不仅仅是在爆破场面和动作,更在于那种天马行空、无拘无束地创作,不仅仅在于人物个个拥有个性,更在于他们可以脱离上下层等级的束缚,看上去是那么的无法无天,恣意洒脱,而最终却又不乏正义。除此之外,国外的一些悬疑作品中,也完美的体现出了这点,比如东野圭吾的作品中,人性永远是他作品中最为突出的,人性以外的一切因素都可以抛弃,不管不顾。

那样的创作,至少在当下我们是难以想象的,即便是背景设定在古代,或者是架空的,由于受到传统文化、历史的限制,也不可能完全做到。

发布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