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跌眼镜,网文作者月平均收入5133.7元,2000以下及没有收入者占将近一半

2020-09-05 23:59:46 说说 52

日前,第四届中国“网络文学+”大会开幕式暨高峰论坛,在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交易中心举行,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理事长张毅君在开幕式上发布的《2019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》显示,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作者数量达到1936万人,签约作者数量达到77万,女性作者数量提升较快,超越了男性作者。统计数据还显示,网文作者平均月收入5133.7元。

月收入达到5133.7元,这个数字看上去其实还是挺美的,但需要注意的是,这是1936万人的一个平均数。就像我们每年被各种数据平均了一样,看上去喜气洋洋,形势一片大好,但如果将数据细化,则会很沮丧。我们先来看一张图:

从上图中不难了解,2000元/月以下及暂无收入占比44.6%,看到这个数据会不会大吃一惊?换句话说,在从事网文的作者之中,有将近一半是炮灰。2000元—5000元/月占比24.1%,5001—10000元/月占比20.1%,10001—20000元/月占比7.1%,20000元/及以上为4.1%,是不是很沮丧?

其实,如果我们把月收入从5000到20000元以上的三个部分忽略掉,你会看到一个更沮丧的数据,即月收入在五千以下的(包括月没收入的)占到68.7%,而在这68.7%的人之中,有将近三分之二的人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或没有收入的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如果全职写网文,把网文作者定义为非失业状态的话,从事网文行业的有半数处在贫困线上,拖了网文从业者的后腿。

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。别看官方使劲在吹,或者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个成功者靠网文一夜暴富的新闻,实际上与所有的行业一样,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始终只有那么几个人,按照上面数据显示,只有4.1%。

在这份报告中还有一个信息,学历主要集中在大学本、专科,地域上重点分布在二三线城市。在年龄分布上,90后年轻作者占比达44.6%。

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网文作者大部分集中在二三线城市,在二三线城市无论是租房还是卖房,压力都很大,即便是三四线城市,现在的房价普遍都在每平米五六千,个别二三线城市甚至有过万的,如果是背了房贷,再加上物价飞涨的因素,每月5000的收入过不了日子,如果很不幸有二胎,没有10000以上的收入是没法度日的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按照上图显示,前面三档的收入人群,即有88.8%的人无法在二三线城市生活,只够在三四线城市勉强度日。而月收入在2000以下或没有收入的那44.6%的作者,要么住山上去,与世隔绝,过陶渊明一样的隐居生活,要么兼职。

注意,在从事网文写作的人之中,90后年轻作者占比达44.6%,有接近一半是90后或更小的年轻人,我不知道该为年轻人赶上了网文时代而欣慰,还是该为他们悲伤。

事实上无论是网文还是传统文学,本质是一样的,靠写文为生,从这个角度来看,不管你从事的是哪一类文学创作,哪怕你是走在时代前沿的网络文学作者,也无法摆脱“从文者一直都是以穷困者多”的魔咒,不然也就不会有“穷酸”一词流传下来并沿袭至今了,这无疑是莫大的悲哀。

最后再来看一个数据,同样是被平均了的:

从上图中我们看到一个被突出了的标题:日均创作4.5小时,月均入超过5千。每天干四五个小时的活,月收入可以超5000,太舒服了!

关于收入问题,前面已经谈过了。现在来谈谈创作时间。

按照我个人的码字速度,四五个小时如果专注不开小差的话,三四千字没太大问题,前提是不卡文,要写得顺,要是遇上卡文就难说了。但我走的是传统出版的路子,一本书也就二三十万字。而网文动辄几百万,上千万字,如果每天只写三五千字是不现实的,网站方也不会饶过你。

如果是正常更新的话,我估计每天至少得写6到8小时左右,这个从上图中其实也能看得出来,据上图统计,每天8小时及以上的占18.6%,5到8小时的占22.5%,这部分相加就是41.1%了,换句话说,有41.1%的人每天码字的时间平均在8小时左右。

千万不要认为这8小时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时间,除非你功成名就了,家人朋友都能理解你的创作,不然的话,这8小时你得挤出来,因为你是“坐家”嘛,家里的事情你就得管,特别是结了婚的人,另一半拍拍屁股上班去了,家里的事你就得承担下来,包括买菜做饭,甚至还包括带孩子。

写本文的目的,倒不是在替网文作者倒吐水,只是按事实说话,照数据分析。实事求是地讲,网文作者真的很辛苦,对大部分人来说,他们是看不到希望的,只凭着一腔热血,或者因为特别喜好文字而在坚持着。

他们挣不了多大的钱,却承受着因了码字而带来的身体上的痛苦,职业病每个行业都有,但是每个行业里不是人人都会犯职业病,唯独从事写网文的,抓一把过来,十个人之中至少有九个带了职业病。

他们为梦想而坚持着,却承受着生活带来的痛苦和烦恼,每个行业都有保险,而网文作者作为自由职业,是没有社保的,生病了,只能自己负担。

在繁荣的背后,是一大群在贫困线上挣扎的作者,在当下大多数媒体都在吹嘘网文的时候,谁在真正关心他们的生活?谁又为他们的生活保障发过声?似乎在一片叫好声中,说一声相反的声音,就不合时宜了似的,集体歌颂,而对绝大多数作者的生活状况却视而不见。

这不该是一个繁荣的行业该有的现象。既然网络文学已经被重视,已经被视为一种职业,甚至很多优秀的作品已被认可,那么,无论是作为一种职业,还是对这份职业最起码的尊重,就该有相应的政策、法律随之跟进。

比如,众所周知的霸王合同,相关部门应该制订标准的合同,使各大平台的合同能统一起来,从而维护作者的基本权益。比如,各省各地都成立了网络作家协会,协会的作用不该是锦上添花,而更应雪中送炭。

网文出海被视为文化对外输送的一个重要窗口,我们也一直以此引以为荣,认为网络文学是继西方的好莱坞、日韩的动漫后,一个在世界领域重要的文化现象而存在,人民日报曾如是评价:

据中南大学研究团队对欧美、日韩、南亚诸国的网络文学普查所知,无论是这些国家的华语网络文学还是它们的母语网络创作,都没有出现像中国这样云蒸霞蔚的繁盛局面。中国作为历史悠久的文化资源大国,抓住了数字化传媒的时代机遇,实实在在地做成了网络文学强国,无论是作者阵容、读者族群、作品存量,还是整体的文学活力,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层林秀峰般隆起于世界文学之地平线,浩瀚网文领先世界已经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,其文化品貌和影响力堪与好莱坞大片、日本动漫、韩剧相提并论。

来源于人民日报2017年的报道,题为:网络文学世界第一 影响力堪比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剧

既然如此,我们在引以为荣之时,也该想想如何提高作者的待遇、生活质量等方面出些措施,莫使繁荣背后哀鸿一片。
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guest
0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