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明朝那些闲事儿》二、肥皂、香水(下)

2020-09-19 11:20:48 说说 52
首先来说说肥皂。最早的时候用的是草木灰,就是烧饭做菜时土灶里烧火烧出来的灰,用来洗头洗身体,宋朝的《鸡肋编》有记载,说明这东西到了宋代依然有人在用。
有人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,把灰涂身上,实在无法想象。其实用灰来洗澡还算好的,灰带有碱性,有去污作用,至少是有科学依据的,更早的时候是直接用泥搓身子的。见过猪或牛在泥水坑里打滚吗?这种场景可能四十岁以上的人在农村是见过的,你以为那是动物们在泥坑里玩耍吗?不是的,其实那就是动物的一种洗澡方式,把身体上的积垢磨擦掉,人类在还没有发明有效的洗浴用品前,其实跟动物区别不太大。
也有用淘米水的,不过这算是众所周知的常识了,我们现在洗油污有时也会用淘米水,说明它是有较好的去污作用的。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淘米水在战乱或灾荒年代,也是种奢侈品,因此用淘米水来洗澡,前提是得在和平年代。
到了明朝,洗浴用品有所改进,《本草纲目》里记载了一样叫“肥珠子”的东西,已经接近于肥皂了:
树生高山中,甚高大,枝叶皆如椿,五六月开白花,结实大如弹丸。实中一核,坚黑似肥皂荚之核,正圆如珠。十月采实,煮熟去核,捣和麦面或豆面作澡药。因其实如肥油而子圆如珠,故名。
每年十月,将果荚采下,煮熟去核,捣烂后拌上面粉,再加点香料,做成肥皂以作洗澡用。这种早期的肥皂由于制作容易、成本低,在当时比较流行。还有一种相对来说要昂贵一点,得是经济条件好一些的人家才能用得起,叫做澡豆,制作方法大概是这样的:
选猪胰脏一只,去污洗净,再去脂,磨成糊状,加入适量的豆粉、香料、糖,或者是加碱、玫瑰、桂花等,做成豆状。
猪的胰脏本身就有去污作用,加工后效果更佳,但是成本相对也要高一些。
以上所说的方法去污完全没有问题,要是给男人用足够了,反正只要洗干净了就行,咱们要求又不高,至于身上香是不香,没事,咱不追求那些。可对女人而言,特别是爱美的女人来说,那就远远无法满足了。
要知道男人被骂臭,大可一笑了之,甚至还有人为之骄傲的,尤其是在魏晋时期,人身上若不长些虱子,那就枉为名士。可女人如果被说臭,那就是件了不得的大事。
有则笑话说,皇帝正躺着纳凉,后面有一宫女为其摇扇,由于是夏季,热得很,没过多久,那宫女身上便出了汗,估摸着是几天没洗澡了,身上本就有些异味,那汗一出,臭味就散发出来了,皇帝本已睡着了,被那臭味熏醒,不由大怒,喝斥那宫女滚出去。
被皇帝喝斥倒是寻常事,可因了体臭被喝斥,意义就大不相同了,那宫女羞得几日不敢出去见人。那么女人要怎么捯饬自己呢?
明朝文人胡文焕著有一部奇书,叫做《香奁润色》,说的是闺中儿女梳妆打扮的事,说它是奇书,是因为它提供了洗澡、洗头、美容等诸多偏方,简直就是明朝的时尚美妆手册,无论是爱美的女士,还是爱耍帅的男士都值得拥有。

隐藏内容需要支付:¥0.99
立即购买

返回本书目录
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guest
0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