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需要国家提倡,这件事本身就挺悲哀的

2020-09-23 12:00:03 说说 92

近些年来,国家一直在提倡全民阅读,以及延伸开来的各类读书活动,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图书卖得更好,而是为了提高国民素质,一个浮躁的民族是绝对不会有出路的,这个道理其实文盲都知道,所以文盲也在鼓励自己的孩子读书,

可能有人会说,读书与经济条件是相关的,生活压力大,每天疲于奔波,哪来的心情读书?是的,肯定有关,但不是绝对的。

事实上读书本身就是种最好的解压方式,优秀的图书能带读者进入另一个虚拟的世界遨游,可以暂时抛开俗世的烦恼,达到真正解压的效果。如果说纸质书贵了,下载一本电子书应该花不了多少钱,但问题是很多人根本不想看书,别说买,送给他看也不看。

其次,现在的物价高是众所周知的,订个外卖都得几十块钱,更别说是去馆子里吃一顿了,动辄几百,很多商场里,有一层专门用来吃饭,各种美食、饭馆都有,这种情况基本每个城市都是如此,大家都见过吧?火不火爆?但你去看看同一个商场里的书店,里面有几个人?这一冷一热两厢比对之下,就知道读书跟经济环境有没有关系了。

我还是那句话,有关,但不是绝对的。

还有较大比例的一部分人说,书价太贵了,高得离谱。事实上国内的书价是全球垫底的,加上打折的话,一般情况下三十几块钱可以买到了,真的高吗?

我们不需要去找那些不读书的诸多理由,说穿了就四个字——人心浮躁,没心思读书罢了。更可悲的是,那些爱读书的往往还会被不读书的人嘲笑,没办法,人多力量大嘛,当一个歪理有70%的人说是对的时,那它就是真理,所以当读书人被不读书的人嘲笑时,他也只能是腼腆的笑笑,不知该如何反驳,那情形就好像那个读书人犯错误了一样。

来看一组数据:

今年上半年,发布过一个人均阅读报告,2019年我国成年人人均纸质书阅读量为4.65本,人均每天阅读纸质书时长不足20分钟,比2018年的4.67本下降了一些,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2.84本,较2018年的3.32本减少了0.48本。但相比之下,面对电子产品的时长却在增长,成年国民人均每天手机接触时长为100.41分钟,比2018年的84.87分钟增加了15.54分钟。这是个值得警惕且较为可怕的数字,因为它只是人均而已,其实很多人每天面对手机的时间肯定不止100分钟。但是,人均每天电子阅读器阅读时长却为10.70分钟。

在这份调查中,对于个人的阅读情况,近一半的人表示无所谓,20%以上表示满意,只有14.3%的人表示不满。

看完以上的数据后,是不是觉得国民人均阅读率真的少?其实这只是表象。咱们来打个较为形象的比喻,众所周知,我们每年还会发布人均收入之类的数据,这个数据发布后,每年几乎无一例外的会有人喊,啊我又拖后腿了。

同理,人均阅读也是这样的。以上这些数据,只是抽样调查,调查的有效样本量为21270个,其中成年人样本为16232个,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样本为5038个,其中对未成年人的三个年龄段(0—8周岁、9—13周岁、14—17周岁)分别采用三套不同的问卷。以万分之0.15的样本量推测全体国民的阅读习惯,它的可参考值有多大,阅读率的准确度有多大呢?而且上面的阅读量还包括了教科书,如果刨去教科书、工具书,4.65本的纸质书人均阅读率还将下降。如果再进一步推测,调查的覆盖率更广泛一些的话,这个阅读率还将更低。

说直白一点,中国人有大半是没有读书习惯的。此外,还有一点,在读书的人之中,有一部分读书的目的性太强。

我其实是一直在强调读书不要带有较强的目的性和功利性,任何事情一旦太有目的性、太功利的话,其本质就已经变味了。这个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孩子的教育上,现在的孩子如果读一些闲书,那简直就是在犯罪,很多父母给孩子阅读的书大部分是跟教育相关的,要么就是学校指定的经典、名著等课外书。虽然说孩子也会偷偷地去看网文,跟上个世纪的孩子偷偷地看武侠、言情一样,但那些闲书会被父母认会是无用的,甚至是“有毒”的书。

这样的读书环境其实是很差的,也不该被提倡的,如果连读书都变成一件功利的事的话,那么我们还有什么是纯粹的呢?

实事求是地讲,除了那些特别差的或小黄书之类的以外,没有一本书是无用的,也没有一本书是有毒的,就以我自己为例,由于当年疯狂地阅读武侠小说,成就了我走上写作之路,它怎么可能是无用的呢?

读书环境差,加上读书的人少,社会整体显得浮躁,于是少有人能静下来去阅读,国家提倡全民阅读,实际上也是一种无奈之举,因为如果不将整体的阅读氛围营造好的话,更别提人均阅读率的有效提升了。

4.3 3 votes
Article Rating
guest
0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