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骑鲸文化CEO杨帅自杀未遂,看网文业的重重困境

2020-10-17 14:12:19 说说 23

10月16日上午4时09分,成都骑鲸文化CEO杨帅在微博上贴出了一封疑似遗书的信息,并说“我走了,大家再见”。

微博下贴出的长文说“人生是一趟永不停息的列车,不断地有人上车,有人下车。现在,我想先下车了。各位朋友,妈,我先走了,大家不必难过……”

庆幸的是,当日下午,骑鲸文化几名员工透露杨帅已被找到,本欲尝试跳河自尽,但最终因为对死亡的恐惧放弃自杀。

杨帅本人无碍,这是大幸,但与此同时,却也暴露出了这个行业的困境。

我们先来大致了解下杨帅的背景。1987年出生,喜爱文学,特别是对天马行空的故事有浓厚的兴趣,鉴于此,后顺利进入网文行业。曾先后在新浪读书、腾讯、阿里工作,写过4个电视剧剧本、5部网络小说。又跟随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进入火星小说创业。2018年3月,离开北京在成都创办了骑鲸文化。

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放弃生命,这个在遗书中就能看出端倪,他说自从2014年新浪那件事后,活着对我已经是件只有痛苦,没有乐趣的事。那么2014年新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?

对网文作者来说,2014年的确发生了件大事,那年央视曝光了新浪网读书频道的《极品小村医》《山村美娇娘》等20部网文,鉴定为宣扬淫秽作品受到查处,被央视曝光是件不得了的大事,于是乎,新浪公司的相关许可证被吊销。

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,网站整顿,编辑被带走,网文的口子收紧了,门槛提高了,同时政策也有了变化。从大的层面来说,这当然是件好事,因为网文不能老是被那些打擦边球的涉黄的文章充斥着,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由,政策一下来后,往往是一刀切,于是很多东西不能写了,甚至有些明明没有触犯政策的句子,由于触发敏感的关键词而发不出去,所以很多作者不敢写,或是不知道该怎么写,不知道该写什么,大家都迷茫了。

这样的情况或许对大神级的网文作家影响并不是很大,毕竟他们有大量的粉丝,无论写什么总都有人追,可是对普通作者来说,可以说是灾难性的。

同年,网文圈又爆出大新闻,腾讯收购盛大,紧接着于2015年腾讯文学、盛大文学合并成立阅文集团,并像吞金兽一样迅速吞并了创世中文网、起点中文网、云起书院、起点女生网、红袖添香、潇湘书院、小说阅读网、言情小说吧等知名小说网站,从此后网文江湖一统。

一家独大等于是垄断,这在任何一个行业都不是什么好消息,阅文集团座拥全国70%甚至更大的市场份额,小公司无力抗衡,而网文作者也无从选择,只能投入阅文怀抱。

2018年免费阅读流行,受到这股风潮的冲击,普通作者和公司越发艰难。2019年监管到来,国家新闻出版署相继约谈爱奇艺文学、起点中文网、红袖添香网等,对网络文学低俗内容责令全面整改。

政策收紧,免费风波,付费阅读人数降低,让从业者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困境。

2019年,杨帅曾接受媒体采访,其中有这样一段话:

2018年年中,公司因成功卖出剧本而大赚了一笔,开心地给员工发红包庆祝。但随后公司便进入瓶颈期,找不到合适的人才,加上受政策影响较大,公司业务在大半年时间内都停滞不前,“很多说好的合作没有下文,当时挺绝望,我和合伙人发誓,如果两个月后挺不下去,就从IFS的熊猫屁股上跳下去。”

杨帅在遗书中说,原来的目标是活到四十岁,积累一定财富后留给母亲和朋友。但过去六年,终究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平庸的人,因冒进创业,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,时刻有窒息的感觉。

杨帅透露自己于六年前罹患焦虑症、抑郁症,经多年不断自我否定,导致病情不断加重;现在又发展出惊恐发作,严重时连续失眠三天三夜。

“活着,对我来说已经是比死亡更累的事”。

从自杀到自杀未遂,并不一定是从业者病了,或许是行业病了。

0 0 vote
Article Rating
guest
0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